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文化文学 -> 列表

我刚退休老伴就上岗了

2021年04月14日 15:21:35 来源:平阳县传媒中心

  本网通讯员 李世斌 编辑 王秀华

  年届六十周岁,我终于从岗位上退了。古人云,“无官一身轻”。正待我要享受悠哉的退休生活时,老伴彩云却不失时机地“上岗”了。她上岗的第一件事是要与我“同居”。自从女儿离家去省城工作后,老伴就睡到了女儿的房间里,原因是我经常夜晚开会、加班和应酬,回家晚了影响她正常睡眠。老伴自从进入更年期就患上了失眠症,我理解她,也就逐渐适应了“独床”习惯。想不到我刚退休,老伴就提出要跟我“回到从前”。我问理由,老伴把一张体检单朝我晃了晃说:“高血压、心血管堵塞,夜里万一有个啥事怎么能及时知道?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呀……”

  我咧开嘴笑了,戏谑道:“想跟我同床共眠就直说呗,老夫我也是巴不得哩!”

  过去工作繁忙,难得早上可以舒心地睡个懒觉。但自从与老伴同床共眠后,睡懒觉的愿望却又难以实现了。老伴每晚九点半逼我上床,早上六点半催我下床,下了床,洗漱之后还必须得出门健身。她的理由是越是清闲越不能睡懒觉,懒惰是健康的第一杀手,而且会加速衰老。

  老伴上岗后对我的领导和管理并未就此止步,而是“变本加厉”。比如规定我晚餐若饮酒,烧酒不能超过二两,红酒不能超过半瓶,啤酒、饮料绝对禁止,而且晚饭后除特殊情况以外,还得跟她一起去跳“广场舞”。我先前是打死也不愿去,可老伴横眉冷对地逼问我:“你去不去?你去不去……”

  我只好缴械投降,跟着她去了广场。这一去二回的,我倒有了点“瘾头”了。随着音乐响起,我跟老伴或其他舞伴手抓着手(有时也扶着背、搂着腰)翩翩起舞了。过了一段时间,老伴突然明示我,以后她就是我唯一的舞伴,不得与他人共舞。

  我明白过来后,禁不住“嘿嘿”笑了,说:“彩云啊,都多大岁数了,你还会吃醋。”

  老伴乜我一眼说:“这无关吃醋。过去我管不了你,有组织上管你。现如今轮到我管你了,管你就是要从细微处着手,防微杜渐。”

  哎呦,我老伴到底是教师出身,说起话来挺有理。

  转眼退休快一年了,内心深处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欲望逐渐膨胀起来,我意识到自己有点儿“不甘寂寞”,想找点事干干了。我对自己说:“刚过六十,怎么可以就这样早起健健身,晚上跳跳舞呢?我得发挥点余热不是?”

  吃晚饭时我跟老伴说:“彩云,我觉得长此以往不是个事,我得弄点儿事干干。”

  老伴说:“好啊,报名读老年大,或者拜师学书法绘画?”

  我支吾道:“我不是指这些,我是想出去……”

  我的话还没说完,老伴便打断我的话说:“你想出去哦?是想出去旅游吧,我也正想着这事呢。你是想去哈尔滨还是海南?”

  我摇摇头不想再多说,甩了一句话道:“随你,都随你。”

  “那就去海南吧。”老伴拍了板。

  老伴决定去海南,我就想起三亚有几个朋友。第二天,我找出号码,逐个联系上了。等到老伴从外面回来,我把三亚的对接情况向她作了汇报。没想到老伴却瞪起双眼说:“我刚才已经跟旅游社联系好了,咱自己花钱旅游干嘛去打搅别人呢?你以为你现在是谁呀,还想着叫人家给你白吃白住呀,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?退休工资省下来干啥?带骨灰盒里去吗?”

  我被老伴呛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只好嘀咕道:“你看你这领导的口气比纪委还厉害。好好,我不管了,花钱跟旅游社走吧!”

  “必须的,老了更不能让别人小瞧咱。”老伴语气坚决地说。

  旅游回来后,我想发挥“余热”的欲望更是蠢蠢欲动。恰在这时有人敲门,我开门一见是我的老同学贤化,本地的房地产大咖。在客厅落座后,贤化便直奔主题,请我到他公司工作。

  我用犹豫的口气问他:“我刚退休年把,按规定还不能到我管过的行业兼职的。”

  “这不成问题,公司名册上不出现你的大名,工资也不会开……”贤化说。

  “那就更不行了。”正在厨房里擀面条的老伴手持擀面杖,走到客厅毫不客气地跟我老同学贤化说:“我们家不缺钱,到老了还想叫老王给你打工,休想。”老伴说着还把擀面杖朝空气中挥舞了几下。

  贤化因为是我的老同学,跟我老伴也挺熟,便委屈地笑着说:“彩云,你这是干啥?想用擀面杖打我吗?我怕你家老王在家闲出病来,好心让他出来发挥点余热。哎,真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。算了算了,我走。”

  老伴“哼”一声说:“你想走就走啊,留下来吃了我亲手擀的面条再走。”

  贤化站起的身子又重新落到沙发上。我摇摇头笑道:“贤化你就听她的吧,她现在是我的领导,上岗都一年了。”

  主食是手擀面,但小菜和酒也是必须的。待我和贤化几杯酒下肚后,老伴慢条斯理地问我和贤化道:“钱这东西能给人带来快乐、健康和体面,它的好处真是无处不在,但我想问问你们俩,钱还会有什么其他特殊功能呢?”

  贤化呷了一口烧酒说:“彩云,钱的功能刚才都被你说尽了,还会有其他什么功能呢?但闻其详。”

  “好吧,让我来告诉你。”老伴给贤化斟满一盅酒说,“钱还会让人变成奴隶。”

  “这道理我多少也懂。”贤化看看我老伴,又看看我说道。

  “那你还存心让我家老王去给你打工?”老伴直愣愣从嘴里蹦出一句话。

网络编辑:周昌均